访巩义永昭陵小记

游记

离开龙门石窟,我的下一站是巩义,郑州下辖的一个县级市,与龙门石窟相距约3公里处便是洛阳龙门站,那里有到巩义的高铁,抵达巩义南站已近傍晚。好在赶上最后一班回城的小巴车,巩义南站离巩义城区距离也是相当远,当小巴车晃晃荡荡开到城区,看到路边永昭陵的牌子时赶紧叫住小巴司机下了车,趁着日头未没到永昭陵转了一圈,永昭陵就在巩义城区,现已被开发成城市公园。

第二天办完事,吃过中饭,再次来到永昭陵,很幸运,当日天气晴好,拍出照片明显比前一天傍晚的好。永昭陵埋的是宋仁宗和他的皇后,说到宋仁宗不得不提三件事:

  1. 民间戏曲名段《狸猫换太子》,宋仁宗便是那个当事太子,主审法官包大人,这么说元芳也参与此案了,可不是么,记得去年在丈母娘家吃饭,电视放的正是李元芳帅众冒死护送李娘娘的场景,元芳呀,护驾有功,给你点个赞!
  2. 《八仙过海》八仙之一曹国舅,他是宋仁宗的小舅子(宋仁宗的第二个皇后曹皇后的弟弟);
  3. 宋仁宗时期的那些名人:寇准、欧阳修、王安石、范仲淹、晏殊、司马光、柳永、苏轼、苏洵、苏辙、曾巩、蔡襄、沈阔、程颐、梅尧臣、周敦颐、杨家将…语文课本里系数介绍过,其中两位明星实在太过熟悉,柳三变和苏东坡,一个“会所”常客,一个兼职吃货,二人半生颠沛流离的相似命运都与宋仁宗有关,个人觉得出于情感和喜好而言,宋仁宗更钟情于有着浓厚风尘色彩的柳永,事实上不光柳永、苏轼,欧阳修、范仲淹等人也都经历过“三进三出”的待遇,这都缘由宋仁宗性格上的优柔寡断,由于意志上的不坚定,导致变法不成功。也难怪,宋仁宗自小生活在养母刘皇后的强权阴影之下,登基后又硬生生被刘皇后“垂帘听政”十年,这也从侧面印证了这句话“母亲越强势,儿子越懦弱”。

跟其他帝王喜欢泽山而“居”的习惯不一样,宋仁宗将自己的安息地选在了平原上,坐北朝南,南高北低。除了徽宗、钦宗,北宋皇陵都在巩义市辖区,宋史记载宋仁宗的永昭陵是唯一没有被金兵盗扰北宋帝陵,然而,历经了近千年的风雨和人为破坏永昭陵地面建筑仅余存坟丘和墓前神道的石刻了,即便这样,仍能从这些石像生上面窥探当时永昭陵的宏大规模。

石像生对称分布在神道两侧,有文臣、武将、蕃使、羊、虎、甪端、马等。文物官员的分布上文官在东(左)侧,武官在西(右)侧,文左武右,正好将宋太祖赵匡胤重文轻武的“科学发展观”体现的淋漓尽致。
河南·郑州·巩义·永昭陵

东侧阵列
永昭陵·石像生

西侧的武官,手握长剑,目视正前方

人物体态修长,服饰华丽,垂到脚边。

番使,浓眉、大胡子,戴着耳环
番使

石羊,四肢蜷曲,昂首挺胸,目视前方,身未动心已远。在排序上石羊在石虎前面,如果将羊代表文韬,以虎比拟武略,再次印证北宋重文轻武的治国方略。
石羊

石虎,可爱的地包天,总觉得这里的老虎不太严肃呀。
石虎

这位石虎,你也不够严肃,哈哈,其实跟上面一张我们是同一“人”了。
石虎

刚刚说了你们不太严肃,小伙子,原来你们是来搞笑的?
石虎

石马,脖颈有红缨、背负御马鞍,装备齐全,随时等待王命。
石马

西侧的石马
石马

石象和旁边的赶象人,此人头发卷曲,从相貌来看很可能是外国人。
石象

独角兽:甪端

()这个字,或者甪端这个词可能苏州人比较熟悉,苏州甪直镇的标志就是这个神兽,日行一万八千里,甪端通四方语言(前面出现那么多外国使者,所以这里必须得配备通晓外国语言的“翻译官”)。北京故宫太和殿内也有一对甪端。相比遍地的石狮子甪端是很少见的,因此,永昭陵的甪端就显得难得了,不像甪直的那个狮子头顶长个角的甪端,这里的甪端鼻子卷曲,脖子短粗,身体纹饰较细密,但形体上不如同处此地“同事”石羊传神,论可爱也比不过它身边的石虎。
瑞兽石甪端

石甪端

甪端

瑞禽浮雕

永昭陵神道左右两块瑞禽浮雕复杂精美传神,应该是永昭陵的一众石像生中的精品,瑞禽马首、龙身、鹰爪、凤翅、雀尾(其实,我觉得整个尾巴就是一个菠萝)。
永昭陵瑞禽

西侧的瑞禽浮雕已经风化的有些模糊了,好在东侧的瑞禽浮雕尚且清晰可见,东侧的瑞禽竟然是羊首的,在层峦叠嶂的背景前瑞禽作速降姿态,同时双爪张开,似乎在恐吓或者抓捕下方洞里的小动物,这只小动物似乎已经意识到了危险,正在惊慌防御退缩,画面似乎活了起来。

羊首瑞禽
羊首瑞禽

文物保护

这里的文物保护不是很到位,没有提醒,也没有设置保护围栏,这种动作随处可见。
石马

永昭陵地面建筑除了石像生都是近代建造的。

坟丘

墓前的石狮子
石狮子

现场有人在对右侧石狮子做数字扫描准备,石狮子身上贴满了钉子一样的标记。

守陵武士,涉及到皇帝的安全问题就必须要严肃了,虽然重文轻武,但这里的两位负责安保问题的“保安”必要得高大勇猛,装备精良,这两位守陵武士大概身高4米。
武士

武士

右侧武士后背
武士

两位武士之间各有左右两块带台阶的石头,不知叫什么,图案复杂而精美。

好了,最后终于到了王的安息之地,可惜大门紧闭进不去,只能从门缝窥看一二,封土前还有两座石人,这里埋的只是宋仁宗,他的曹皇后葬在附近,很可惜没能找到皇后陵的入口,最后作罢。

如果宋仁宗的灵魂每晚都能自由出入此门,迈出大门他将看到自己的灵魂守卫者们。
永昭陵神道石像生

巩义博物馆

巩义博物馆就在永昭陵大门左侧约200米处,是个可看可不看的博物馆,很小,半小时就能看完,但里面有几个东西还是很有意思的。

西汉灰陶灶:汉代画像都很简练、传神、灵动、脱俗。
西汉灰陶灶

唐代彩绘地吞:发掘时在其腹内发现墨书“地吞”二字,地吞是山海经里记载的一种怪兽。
唐代彩绘地吞

唐代挎包时尚女郎:发髻高耸,裙带飘逸,左手挎包手执一物,眼睛自信地侧视左前45度,我猜右手一定捏着一部 iPhone,是不是有种穿越感。
唐代挎包女陶俑

西汉卧羊铜灯:造型优美。
西汉卧羊铜灯

唐代的黄釉香薰炉:像不像现代风格电器,电饭煲?
黄釉香薰炉

另外,巩义博物馆还保存着宋陵散落的石部件。永昭陵所在地原来是农田,在去永昭陵的路上出租车司机以正宗的河南本地口音告诉我宋朝的皇帝都埋在巩义,全都在(田)地里,石狗儿、石羊、石马、石人,都在(庄稼)地里,影响种地…

这只石羊就是宋陵出土的,羊头开裂,这只小羊个头与真羊相仿,相比永昭陵的石羊显得更加精美传神。
宋陵石羊

发表评论

评论(13)

  1. 牧羊人

    看起来很不错啊~那个挎包女郎极具现代感~

    1. Shrek

      @牧羊人 浪漫的唐人

  2. winegrower

    上大学的时候,经常经过巩义,而且每次好像都是晚上,但未曾下车去过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