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天傍晚带孩子去大学城抓鱼,那里的水塘不深很适合孩子们抓鱼,正是抓鱼的孩子和家长太多了,那里的鱼被抓的警惕性很高见人就跑,根本抓不到。

好在我有一些生活常识,等到天黑下来,开灯就好抓了,那天运气不错,抓到一条小黑鱼。黑鱼是肉食动物的,体格健壮,劲很大,落到网子里就拼命挣扎,放到塑料小桶里也能蹦出来,孩子一边它抓回桶一边责怪说就算你是逃家小兔…

《逃家小兔》是几年前给孩子买的绘本故事,今天下午在豆瓣读书上看到《逃家小兔》作者是一位出生于1910年代的美国女性,她一生没结过婚,也没有自己的孩子,却对孩子的心理、情绪有着深刻的认识。1950年代初作者于在欧洲旅行途中不幸去世,她的一生创作了10多本儿童故事书,正如简介所述她的这些故事总能深深打动孩子们的心,这次抓鱼我的孩子对《逃家小兔》的引用就是印象深刻的表现。

一开始发现四周天边的阴云背面时不时亮几下闪电,尚听不到雷声,接着阴云慢慢涌了过来,遮住了头顶的天空。

跑最后一圈时感觉到偶有雨滴落在头顶、肩膀,凉凉的。急忙往回赶,大概2分钟过后,一阵疾风乱吹,吹的头顶前后左右的树枝来回摆动,哗哗作响,没来得及分清楚声音的来源,大雨就骤然来临,又急又密的雨滴打在脸上混着汗水,流过嘴角,咸咸的,三五步的功夫就淋湿了衣裳。

今天的问题让我又一次意识到不注重用户体验,以及忽视产品细节是传统PC端业务系统的通病。

这些系统的产品经理很可能抱着那种能用就行的态度,你可以鄙视他傲慢,也可以笑话他无知。

说他傲慢是因为这类软件的使用者鲜有那些持有话语权的高级管理者,往往是那些最基层用户在用,好不好用都得用,不得不用,你可以提改进意见、花钱实现需求,但实现永远跟你想象差一大截,他不会真正花心思了解用户的诉求;说他无知是因为他根本不懂产品,他用他的无知不断降低产品质量、降低用户对好产品的期望,这一点也是他傲慢的缘由。

市场上的这类产品能做到实现业务功能的同时,又兼顾操作友好的,少之又少,大部分是那种平平无奇的,企业只能在其中做选择。再加上这类产品实施周期长投入费用高,跟业务深度绑定,在没有客观因素存在的情况下,企业很难有决心花大的代价找替代,这又造成了让他觉得自己系统很棒的错觉。

假如把产品当作的自己孩子,他是不合格的父母,他一定会立刻明白自己孩子的问题。

到6月底,也就是下周,我就从上家公司离职满一年了,今天突然接到一个贵州的前客户电话,向我咨询问题。

我对这个客户很是熟悉,去过他家,至今仍记得几年前到贵州,在他的家乡,第一次见面认识,他不但工作上很配合,还非常热情地接待我这个毛头小伙,带我认识当地的风土人情,相谈甚欢,因为这也是我感兴趣的,真没想到虽初次见面竟也如此自然。后续的多次会议上也有见面,偶尔也有过电话交流。他都一如既往的热情而又待人以诚,起码跟我这种技术人员是这样。

所以,我的意识里他是一位真诚、热情、值得信赖的老大哥。今天的电话我当然接了,听到对方声音很是亲切,只是问题我确实记不大清楚,简单给了排错建议,未能解决问题,再者,囿于上班时间办公室人多不便多说,简单聊了几句个人发展问题,只能引导老大哥联系原公司其他同事了。

工作这些年来接触到了一些人,特别是这些因工作相识的人,有的人即使在你离开公司彼此不再有交集了,他还是那种能找到你,让你乐意帮助他、愿意跟他交流的人,这大概也是这些人能成功的原因之一吧。

今天是端午节,午饭媳妇要吃饺子,孩子要吃龙虾,这两个都是费时费力的活。最后午饭包饺子,晚饭烧龙虾。

烧龙虾的技能是多年前跟我的老同学学的,作为农村人深知近年龙虾生活环境的恶化,一般我是不主动吃龙虾的,特别是外面饭馆那种整烧的做法,他们不会花太多功夫在清理龙虾上。

好在老同学传授的那套烧龙虾流程重点就在清理龙虾上:清水洗,刷子挨个刷,剪掉步足,去头抽尾,特别是去头这一步尤为重要,龙虾头部实在太脏了。清理过后整个龙虾只剩螯足和腹部了。这种清理方式的好处自然是清理的更干净、烧起来更易入味了,坏处是整个清理过程比较费功夫。

略过烧制过程,起锅装盘即成,孩子吃的可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