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田

游记

自乐清经温州南转车到青田,青田县虽归属丽水市管辖,但距温州很近,高铁仅需19分钟可达,青田站下车捏着火车票验票出站,拦了出租车直奔目的地马鞍山,前去观看马鞍山山顶上的巽塔。

没几分钟就到了马鞍山,直接爬山,马鞍山不高,山体陡峭,山路上多处碑文记载捐助修建山路的华侨名字。

青田马鞍山下的街道
马鞍山下的街道

很快到了山顶,这就是巽塔(天岩塔),当地人称平演塔,七层六角,塔身中空,近距离观摩一番,这塔是近代建的,水泥结构。
青田巽塔·天岩塔

青田巽塔·天岩塔

青田巽塔·天岩塔
巽塔内部,复建工艺很粗糙
青田巽塔·天岩塔
游人在塔身涂写的文字

马鞍山下临瓯江,瓯江环绕山南侧和东侧。

马鞍山东侧瓯江拐弯处

马鞍山对面、瓯江拐角处的青山,很想爬一下。

马鞍山东侧山下有一片老房子,石头屋。

青田石屋

这张使用 iPhone 所拍,拍摄时间比上一张还要早几分钟,上一张为相机拍摄,手机明显比不上相机

青田是著名的华侨之乡,当地旅欧人士众多,多到青田当地的饮食文化在归乡华侨的影响下深有欧洲饮食文化的习惯,作为土老冒尚未出过国,也不知道欧洲饮食文化是什么样的,反正当晚随同当地朋友出去吃饭,点了份牛排什么饭,里面竟然有个生鸡蛋…饭毕,要了杯浓咖啡,结果当晚两点才睡着。

青田特色菜
这是青田当地的一道土菜,以后茄子梗不能再随便扔掉了
青田夜景
青田夜景

青田老城区的住宿可选面很少,价格贵,条件还普遍不好,瓯江对岸的石郭工业园酒店超多,条件好,价格低。

青田这里的出租车很有意思,不管到县城哪个角落,价格统统是10块钱。从老城打车到石郭工业园,下车直奔预定的酒店,当天的一切看上去如此美好,却没有意识到麻烦早已潜伏。

到预定的酒店办理入住手续,发现身份证不见了,这下完蛋了,好在青田的住宿管理比较人性化,丢失身份证只要把名字和身份证号码报给酒店,酒店人员会到派出所办理相关手续。

办理完入住手续,跑到就近派出所找民警办理挂失,得到的回复是没有挂失的说法,而是直接重新办身份证。

回到酒店房间,理了理当天的路线,最终把丢失身份证的可能线路锁定在乐清站到来酒店的出租车上这一大段,再细分到逗留过的每个小区间段。

随后电话12306,请求帮忙联系乐清站、温州南站和途中乘坐的两列火车帮忙寻找,接着拨打了青田的出租车公司电话,工作人员帮忙向青田出租车群发了寻物启事短信,也联系了当地朋友帮忙到当晚就餐餐厅寻找。

很遗憾,从当晚到第二天上午,当地朋友、当天乘坐的两列火车的列车长、乐清站、温州南站分别电话过来,很不幸都没有找到。看来只有在出租车上存在最后一丝希望了,当天上午再次电话出租车公司询问消息,请求最后一次帮忙群发一下寻物短信,接听电话的仍是前日晚上那位工作人员(真的很辛苦),当时已不再抱有找回的希望了。

临近中午时分,一个人徒步从老城走到青田火车站办理临时身份证取了火车票,当天天气很好,稍微有点热,徒步折返再次太鹤大桥,丢了身份证难免有些沮丧,索性到桥下瓯江边走走。

太鹤大桥下方的瓯江河滩

来到瓯江河床上,平缓空旷,布满了大大小小江水冲蚀的石头,不知为何发现了这块石头,百感交集,如同汤姆汉克斯在岛上发现了威尔逊一样,而这块石头散发着同样的鼓励和坚持的信念。

🙁,当天的心情便是这样,照片为回到家中所拍。

不同的是汤姆汉克斯最后不幸丢了他的威尔逊,而我小心翼翼地把我的威尔逊收进了背包。

午饭后,一个人顺着前一天的线路再次爬上马鞍山,幻想也许再爬一次碰巧能够看到身份证就丢在不起眼的路边。事实证明,这个想法只不过是一厢情愿的病急乱投医,身份证根本就不可能丢在山上。

看来身份证是真的找不到了,一个人有些失望地又站到了前一天同样的位置,面朝瓯江隔岸的大山,没错,那里,正是心灵向往的地方。
青田山峦

就此打住,兴许是个不错的故事,事实上,这里的文章都是简单和真实的,所以,还得故事还要继续下去,跨过瓯江、越过山下的铁道,开始往山上爬去,山上花儿开的正艳,总之,山上的每种植物都散发着旺盛的生命力。

即将进入人间四月天,山上桃花方始盛开

杜鹃
正是杜鹃花开时节

青田县城的地理区位与贵州的思南县极为相似,城市分布在山间狭长的河谷地带,此时,人已到达半山腰。

背后还剩一座山头

不远处小山头上一棵孤零零的树长在最顶上

很快到了山顶,远眺四方,暮色苍茫。

仍然一个人,站在这座山的最高点,越是极目四望,越发觉得孤单。电话响了,青田的一位出租车司机打来的,身份证被他捡到了,我背着我的威尔逊站在山顶,它一言不发,仍旧那个表情 🙁。

发表评论

评论(14)

  1. 豌豆苗

    照片拍的很有气势!都是大境,感觉不错!

    1. Shrek

      @豌豆苗 谢谢,过奖了,真的很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