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221

早上在家给孩子打印学习资料,破打印机不支持自动双面打印,为了节省纸张手动操作双面打印,打完奇数,打偶数页过程中突发一次吃三张纸的问题,直接导致我多花了至少15分钟来梳理纸张页码,打完这些资料已经8:19了。

这几日我基本是8点前后出门上班的,今天较往日已迟15分钟。又碰到家里饮用水没了,晚就晚吧,先去换水。外面太阳已经升起来了,温暖柔和的阳光让人心生愉悦,这个时段小区里来往的人比往常的工作日多了一些,路面车位似乎也见不到几个空着的,猜测一些人应该没去上班。

换了水准备回家,阳光透过路边的樟树丛斜着照在地面和经过此路段的行人身上,这样的时光总能触动人的生活热情,我是不是该为家人的午饭再添点菜,电瓶车停在一旁的幼儿园门口,它的影子透过幼儿园紧闭的铁栅栏大门映在园里的塑胶地面上。我转身拐进了菜场,菜场里有不少人在走动,我已无心观察,拐进卖牛肉的那家铺子买肉,注意到右边那个经常光顾的蔬菜摊没开张。前几天孩子想吃爆鱼,买完肉又行经旁边的出口到菜场外围门面的那家爆鱼店买爆鱼,温暖又有些刺眼的阳光迎面扑来,眼前的停车场满满当当的都是车,买完爆鱼围着菜场外围绕回幼儿园找电瓶车,菜场外围的店铺都开着门,没什么人,看上去跟平日又没什么区别。

等到我回家收拾完,出门时已接近8:40。今天迟到了半个小时,路上收到消息,一个同事问我今天来不来,我明白这字里行间的另一种意思就是在问我身体有没有恙。等我进了大楼,又收到另一个阳了后在家休养前几天一直联系的前同事,问我今天有没有上班,我必须不能让他得到否定的答案,他则告诉我最近轻了,但是还会咳嗽,不想吃饭。

到了办公室,发现今天比昨天多来了几个人,16个人在岗了。前天阳性请假,昨天回岗上班的那个同事今天没来,可能还没彻底好。新回来的其中一个同事,时不时咳嗽,有时就轻轻的咳两下,有时又咳的急促深彻,让人听了觉得揪心,这种心理体会一部分来自于他的咳嗽声,另一部分则来自于对病毒的担忧。刚刚又听闻一个同事的家人已经阳三次了。这些都会给未感染的人带来心理压力。

自休假回来上班,我一直坚持自带午饭,希望以此避免外出就餐带来的传播风险。前几天带的菜全是清淡口味的,我是早上起来现烧饭和菜,再装备带过来,明明早上尝起来还算可口的饭菜,中午吃起就觉得不那么可口了。原因可能就如《随园食单》所说“物味取鲜,全在起锅时极锋而试;略为停顿,便如霉过衣裳,虽锦绣统罗,亦晦闷而!”。

《中国食辣史》上记述说上世纪在长江宜昌至重庆段讨生活的纤夫,每日消耗巨大,需要补充大量蛋白质,又负担不起高昂的鱼肉,只能代之以下水和动物内脏,下水和动物内脏难免腥臭,需要加入辣椒来掩盖。于是,今早烧菜,我特意放了三个小米椒,让菜突出辣味,尽量覆盖菜本身的味道,果然,中午吃起来就不觉得那么难吃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