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太仓

火车离开上海进入太仓,窗外是广阔平坦的土地,冬天清晨的乡野格外平静。

这些土地被密布的河网分割成大大小小的形状或规整或不规整的田块,乡间的小路就开辟在田块里,窄而平坦。河网密布田间,这些小路遇河搭桥是常见的事情,这里有相当数量简陋年久的便桥,有的桥只有三根支架,三块水泥板,架在3-5米宽的河渠上,有的小路遇到河渠没有再架桥成了断头路,有的小路只是通到田间的某户、某几户人家门口,一户两户,三户五户人家就这样零零碎碎地散布其间,有的河渠上只有便桥而没有跟任何小路连接,只是为了通向田间地头方便劳作,这些小路不都是四通八达,只有很少一部分的路通向更大的路,连接区外交通。不熟悉当地情况的外地人一定会迷路,被这些河渠和小路所困扰。

田里多是收割后留下的稻茬,也有少数田块种着青菜或平整好待来年春播,偶尔有几片枝干干枯张牙舞爪的桃树林迎面而来。田间、道路拐角处、房前屋后偶尔一棵两棵落光叶子光秃秃的树,一丛两丛竹林。

火车一直开,眼前的小路、河渠、水塘、田块、房舍不断交替,偶尔一群群黑地白纹的惊鸟起落田间。

发表评论

评论(5)

  1. 姜辰

    故乡这玩意,都是一去不回的。

  2. wys

    车窗外的景色,大背景里,一见难忘的还有吧!

    1. 秩秩斯干

      @wys 不经意引起了一些过去的回忆。

  3. 三棵树人

    这像是工业化之前每个人故乡的样子,这样的故乡越来越少,就像随着火车的前进,会逐渐被城市化的进程甩在后面,有的会被人记住,有的会被遗忘。

    1. 秩秩斯干

      @三棵树人 回得去的故乡,回不去的记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