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博物院的晋侯鸟尊尾巴象鼻是不是搞反了

近两年前后两次到山西博物院,每次间隔一年时间,每次都被镇馆之宝晋侯鸟尊所吸引,晋侯鸟尊出土于第一代晋侯燮父墓中,每次都会注意到鸟尾象鼻有点说不出的不协调,总感觉造型太过简单生硬,特别是从左后方看上去总是感觉怪怪的不舒服,去年年底第二次逛山西博物院,之后得知鸟尊尾巴中段在发掘时就已遗失不见(鼻尖还在),后经修补才成现在的样子。

最近又去了趟上海博物馆,看到几件西周时期的簋耳上的象鼻,想到鸟尊的尾巴是不是真的搞错了。

西周早期的妅簋,两耳象鼻外卷,注意象鼻鼻尖两个小叉,跟晋侯鸟尊极为相似,其中稍长一点的分叉靠近圆心
西周早期妅簋

西周中期倗生簋,两耳象鼻外卷,鼻尖没有分叉
西周中期倗生簋

西周晚期师寰簋,两耳纹饰象鼻仍然是外卷的,注意象鼻鼻尖两个小叉
西周晚期师寰簋

如果说晋侯鸟尊象鼻起到的支撑作用是上面三件簋耳上的象鼻所不具备的,那么下面这件藏于首都博物馆的伯簋的象鼻起到了支持作用。

首都博物馆西周早期伯簋,注意看象鼻鼻尖的分叉,稍长一点的近圆心。图片来源
首都博物馆西周早期伯簋

好吧,如果还嫌这些都不是鸟形的,下面这件藏于保利艺术博物馆的倗季凤鸟尊

西周倗季凤鸟尊,图片来源,倗国为晋国周边的方国,不管是时代上还是地理位置上都与晋侯鸟尊极为接近,倗季凤鸟尊与山西博物馆的晋侯鸟尊造型极为相似,倗季鸟尊尾部饰有象鼻纹,器盖上也立有一只小鸟,上下对比可以看出器盖上的小鸟其实就是器身主鸟的微缩
西周倗季凤鸟大尊

假如器盖上的小鸟真的是器身主鸟的缩小的话,不难看出晋侯鸟尊器盖上的小鸟尾巴是向外卷的,由此推断,晋侯鸟尊尾巴象鼻就应该是向外卷的
山西博物院晋侯鸟尊

再来看一件来自西周晋国周边另一个方国霸国的鸟形盉,这只鸟形盉的尾巴象鼻是向外卷的
西周霸国鸟形盉

所以,非常怀疑山西博物院的晋侯鸟尊象鼻应该是向外卷,而不是修复时作的向内卷,作为一名门外汉、一名伪青铜器爱好者本不该有上面这种不自量力的质疑的,但翻了以上几件青铜器总是感觉这晋侯鸟尊尾巴有点问题,斗胆猜测山西博物院的鸟尊象鼻应该是向外卷的,从左侧看应是一个倒S形,而不是修复时作的向内卷。

发表评论

评论(4)

  1. 大致

    可是你并没有贴质疑的原件的尾巴啊。
    特意去搜了晋候鸟尊的图片,我觉得你说的“假如器盖上的小鸟真的是器身主鸟的缩小的话”的假设是不成立的,因为大鸟和小鸟脑袋的朝向根本不一样啊。
    所以尾巴朝向不一致也能够解释的吧。

    1. Shrek

      @大致 小鸟是大鸟的缩小是我看了几个类似器物妄自推测的;至于原件,之前的认知是出土时就没找到,就在今天晚上在微博上看到一位知名历史博主说丢失残尾竟然在几年前就找到了,说通过残件对比结果和原先修复的一致,但这事一直未见报道,网上也找不到任何相关信息(相反,还找到多篇质疑尾巴搞反的博文),如果确是如此,这就更可疑了,显然这不符合我国专家和新闻媒体的一贯作风!

  2. 路易大叔

    这个实在是超出我的认知范围了

    1. Shrek

      @路易大叔 其实我也不懂,感觉最近对这方面的爱好是误入歧途,这根本不是我这种平民该有的想法,今后得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