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边回荡着刀郎沙哑的嗓音,从来没有想过眼前的这些钢筋混凝土竟如此高不可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