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贵州回来,仿佛重新踏入人间炼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