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到内蒙古

距离上次的内蒙古之行仅仅相隔半个月的时间,上次去的地方多是内蒙古西部地区,本次的目的地是赤峰和通辽,计划呆上一周时间,清楚记得上次在呼市准备回去时还穿着棉衣,虽然南方气温已经暖的百花齐放了,来之前专门带了棉衣就是怕这边冷,在踏出火车车厢的那一刻终于明白带棉衣是不明智的选择。

第一站赤峰

上海没有直达赤峰的火车,先从上海虹桥抵达北京南站,再换乘地铁4号线到北京北站(就是地铁西直门站),在北京北站乘坐北京北到赤峰的火车,睡了整整一夜第二天醒来时火车已经欢快地开到赤峰的土地上了,以前一直以为赤峰隶属于辽宁省,第一次听说赤峰,便惊讶于她深厚的历史底蕴,那是发生在一个“民间考古爱好者”QQ群(多是些文物贩子和盗墓贼)里的事情了,在开往赤峰的列车上,下铺的中年大哥和一位老者谈起了他们所经历的赤峰文物遗迹从默默无闻到被毁坏到被保护的一些见闻,我躲在上铺屏气凝神认真听了一个小时,直到中年大哥的一个来电终止了他们的谈话。

第二站 巴林左旗

不知是巧合还是雷同,内蒙古这里的地名基本有这样的规律:不是什么浩特、什么郭勒,就是什么旗,巴林左旗是赤峰下辖的一个旗,离开赤峰到林东(巴林左旗市区所在镇),看到路边辽祖陵的路牌、百度了下辽祖陵,真要为巴林左旗的默默无闻感到遗憾了:巴林左旗是辽代和契丹文化的发源地,林东镇上的辽上京博物馆可以鉴证。大部分对辽代可能没多少印象,有一个人也许会有助于解释,乔峰,认识不,也许你会进一步想到契丹、耶律阿保机。

耶律阿保机的陵寝,坐落在距离巴林左旗10多公里的大山里,即辽太祖陵,没有向导、交通也是实在不方便,想去看一看但没法去,在新浪博客上看了一篇察看辽祖陵的日志,大致明白就是去了也只能见些零散的砖瓦和几个盗洞,辽灭后,辽祖陵遭地面建筑遭到金兵的严重破坏,以至于后人无从寻找辽祖陵地宫,一定程度上对辽祖陵起了变相的保护作用,现在看来金兵的破坏也并坏事。

在上面所说的那个“民间考古爱好者”群里,有一段时间相当一部分人在讨论辽代墓葬,展示了一些器物照片,据他们自己说辽代墓葬最让他们提心吊胆,墓室里的壁画栩栩如生,神行令人发怵,不知道辽上京博物馆有没有传言中的壁画可看,我不是干千夫唾骂勾当的人,当时因为好奇才加了这个QQ群的。

辽上京博物馆门前是五道街,街东头有一个参天大树,在呼和浩特的将军衙署的大院子里面也有这样的大树,不过看上去都没有这棵大概要3个成人才能合围大的树大:

巴林左旗镇上的古树

第三站 通辽

到了通辽基本就算进入东北了,跟吉林长春靠的很近,据说以前赤峰和通辽都是属于东北的,后来划归到了内蒙古,在通辽没有出门、没有值得写的见闻,唯一的认识应该是这里的人可能比较喜欢吃水饺。

最后,说一下,在内蒙古这种地大物博的地方要去看古迹,真不容易,有一部车是必须的,去一个地方坐汽车动辄就得几个小时;最好能再有一个经验丰富的当地向导,否则,走迷路了,大草原里面可是没有手机信号的,就是有信号,你也不一定能说出来具体在哪个位置,这里的野外地形上差不了多少。

发表评论